转载禹州教育问题

时间:2019-04-14 05:14:08166网络整理admin

我是禹州市的一名农村教师,针对我们市里的支教活动提出一些问题 第一,超编和缺编的概念教育局似乎总是不太明确禹州市区所属四个办事处的大部分中小学里,单单一个教导处都有好几个闲人,不用担课,只管理所谓的后勤工作可是,在农村,大部分校长都在担课,教导处也只有教导主任一个人,除了管理教务工作以外,还得上课多年来,市区教师到缺编乡镇支教的事情从来没有听过如果说过也只是提提,没有执行;即便是执行,他们也是走走过场,十天半月都又回到市里了但是,农村教师出去支教的例子经常发生,每次都好像是压下来的硬性任务,非要逼着教师们出去,根本没有考察实情,也没有合理的决策和奖励办法,总是让教师带着一腔怒火到偏远乡村工作 第二,罕见的一次支教——农村教师到市区或是市区临近地区支教三年前,一批农村教师在上一任教育局局长孙泰安的秘密指挥下,悄悄地从农村到了城市去支教当时,这件事情人人皆知,吵得沸沸扬扬,说是三年后还回原单位,但是他们一去不复反了这些教师临走时,亲口说到:“我等这一天都等了几年了!”多么有规划的、具有转折意义的一次调动啊!孙局长可真擅长长期规化,一下就规划到了他退休的那一年了!这次支教成为了史上的一大奇谈. 第三,农村教师到偏远地区支教教办室态度很恶劣,不从实际情况出发,方案不合理 1.我们褚河镇因为刚上任了一名新的教办室书记,马上就烧起来他的第一把火:通知到的每个学校都必须出人支教,出不来人校长就辞职走人刚来褚河,褚河的实际情况可能不太了解是在“官逼民”吗态度真是不甚友善哪!连自己教办室的工作人员的上班时间都管不了的领导,想啥时上下班都可以,真是与众不同! 2.不从实际情况出发褚河镇学校的编制的实际情况可能人们不太了解,编制数是不少,但是,连上课的人手都不够学校的总编制数=上课教师的编制+教办室人员的编制+进市区支教人员的编制+“贵宾们”的编制(可以无限制的不上班,或是不用担课等,查吃空饷的话来一段时间还继续)每次学校开人大会,都会出现很多的生面孔所以,在最前线上课的教师人数还是很紧张,教师们的课程也不轻松教办室书记如果了解实际情况就不会那么说话了 3.支教方案不合理新任书记把任务强压下来,随机就制定了方案就其中一条“按照工龄,年龄轮流支教”试问经过4年高中,上了4年本科,顺利的话一毕业就考上工作的教师,与只上了3年中专、中师,直接分配的同龄教师,谁的工龄长哎!依照此方案来推理,中国的教育真是太失败了!人们不应该上高中,更不应该上大学!若一个地区的某个学校实在缺编的话,在最开始人员分配时,教办室就应该请示教育局,把新招聘人员分到那个学校去,也不至于现在搞得一片混乱的局面那时他们所谓的教育行政部门的职能哪去了现在开始显摆了!一点儿都不响应民心,不服众但是,这个方案始终没有提到“教办室工作人员用不用支教?”他们不是占了学校教师的编制名额吗平时不用上课,支教也没他们的事不如自立档案,不要搀和学校的事好了,好好当他们的领导多好呢其实,在大部分地区,教办室这个机构已经撤销了,纯属空设,浪费资源好的一点是,这次支教学校承诺:支教任务完成后,不用再请示教办室书记“我能不能回来了”只要给原来的校长说说就可以回来了,似乎以前不请示、不见见教办室领导就不好回来的潜规则取消了,这真是一大进步啊!真难得! 我们禹州市的支教工作多年来从来都没有在实质的进步,根源在于教育行政部门分配人员时不考察实情,没有长远规划,执行没有力度支教必须是从发达地区、教师编制充裕地区调出人员到落后地区、缺编地区去支援教育教学管理工作,必须遵循“自愿平等”原则去开展这种“官逼”行为,可能会引起“民反”的还望市长、书记从百忙中抽出时间帮忙指点迷津 这种“官逼”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