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墙

时间:2019-04-14 13:07:19166网络整理admin

晚上与朋友约聚,随手发朋友圈宴席菜肴的图片,好友微信回复:捎点吧,还有些同志们在夜查,回来可以吃…… 我这个哥们是消防大军中的一员,平时好友们聚会,他就很少能从开始坐到结束,基本上手机是时时端在手里的,电话一响准是单位有事,撒腿就跑了,久了朋友们给起了个绰号——“长腿儿”,在我们这个朋友圈子里面,“长腿儿”的名字远比他的本名“武泽城”名气更大 “长腿儿”—新乡人,大个子,帅气健谈,放开喝的话是有点量的,但朋友聚会他经常缺席,因为他工作性质使然,缺席了爽约了也没人与他计较 以前一直认为消防工作比城管牛叉,什么单位都得买账,什么单位领导都得礼待三分,工作也比其它警(军)种轻松……从认识“长腿儿”这几年近距离接触消防战士,让我对消防工作的认识是颠覆性的! 和平时期消防工作危险性是最大的!硝烟刚刚散尽的天津港危化品爆炸,冲在一线的消防官兵,成建制的牺牲…… 消防工作,不单单是哪里着火了扑救哪里,最重要的是预防,大量工作实际是用在了预防上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长腿”了,“上合会议”之前,约他几次聚餐,都在下面县里排查安全隐患,我们喝完小酒回去睡醒一觉了,这哥们还戴着棉帽各个小区里排查电瓶车充电隐患 “长腿儿”爱人在老家新乡也是干公安工作的,前一段来了三门峡,“长腿”马上要为“上合会议”备勤,之前已很久没回过家团聚了,“上合会议”又是几十天回不了家,爱人心疼他请了假来探亲……“爱人本身也是民警,对我的工作一向理解支持,她一个人在家带孩子也从没什么怨言,只是我这心里愧对了孩子……”我家”的孩子年龄相仿,他心中对孩子的愧疚我是深深的理解!“长腿儿”眼窝浅,提到孩子眼内泛光……我无法用过多高大上的道理来安慰他,首先我个人没那么高的觉悟,每这时候我只能端起酒杯:你是好样的!长腿儿好兄弟!干一杯! 昨晚应一河之隔山西朋友邀约,三几好友赴山西平陆聚会,“长腿儿”知道我回来必路过消防支队,给我留言:捎点吧,还有些同志们在夜查,回来可以吃……看到他的留言我心里酸酸的,特意给饭店交代,紧好的做8个菜,打包带回去 你们都是好样的,大丈夫最重要一个责任与担当,你们是和平年代无名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