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狄仁杰5之校园魉影

时间:2019-03-14 11:11:04166网络整理admin

凌晨,陈州府忠孝堂私塾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在私熟二楼的一间教室里一群童子正在抑扬顿挫的诵读着,一个穿长衫的先生手拿戒尺在教室中来回度步 在课堂中间有一张桌子,座位是空的,因为逃课的事经常发生,所以先生和童子们谁也没有在意 “不好了,死人了”一声恐怖凄历的叫声剌破夜空,教室中的读书声嘎然而止,孩子们纷纷放下课本,用眼光看着穿长衫的先生 先生来到窗前,打开了窗户,一股剌骨的寒风越窗而入,所有的孩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天还没有发亮,外面灰蒙蒙的,在教室楼下已聚了一群人,在人群的当中,好象躺了一个人,身体倦宿在一起,是不是我们班的子路同学先生心中不由一沉,他扔下手中的尺子,跌跌撞撞的跑下了楼 死者正是他们班的子路,子路聪颖灵透,勤奋好学,四书五经倒背如流,深得先生器重,前不久,因为子路成绩突出,私塾还特意给他发了300个铜板 他怎么会死呢 赶紧报官吧 有人说 有人拔通了捕快署的电话 少时 陈州府亲民路大街上尘烟四起,蹄踏如雷,一队捕快署的骑兵,拉着长长的哨声,飞速赶来 “让一让,让一让” 捕快用长枪把围观的人往后赶了赶,一个忤作模样的人跳下了马,来到死者跟前看了看,又抬头望了望背后的小楼 站起来朗声说:死者从高楼坠地死亡,可能是私塾学习压力太大自杀,张先生,你随我们到捕快署一趟 散了,散了,兵丁开始驱散围观的人群 忏作跨上了大马,带上随来的兵丁,一扬马鞭,绝尘而去 转观的人又聚上前来,这时地上的死者哼了一声 他还没有死,有人说 叫回春堂的张大夫吧 有好事者拔通了张大夫的电话 不一会,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乘着一顶小轿赶到 老者下了轿子,来到子路前面,用手指放在他的鼻子前,又摸了摸他的手腕,摇了摇头:晚了,他已经死了 老者站起身,背上药箱正要离开,这时从院子里冲出一个人,横在他的面前, “你不能这样走了” “为什么” 老者一愣 “你是医生,救死扶伤是你的天职,你怎么能丢下他不管呢” “可是,可是,他已经死了啊” 不行,你来了就要把他拉走,否则你今年别想离开 老者扭转身,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站一了排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身着黑衣,手握鬼头刀,怒目而视 这情形,看来不把尸体带走实难脱身 无奈,老人从轿子中取出一个小包,把一块塑料布铺在上面,让人把子路放在轿中,然后跟在轿子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离开了 “他是被人打死的” 有人小声说 “别乱说” 好心人劝他 “真的,有学生和先生都看到” “嘘,你不要命了,小心把你自杀了” 陈州府,回春堂诊所 门口放了一张木板床,床上放着一个人,身上盖着一床凤凰牡丹的印花棉被 一个中年妇女趴在床前放声大哭 拉着床上人的手在哭 一个中年男人双眼无神的看着,不停的劝:别哭了,孩他妈,别哭了 旁边有几十个人在围观,不停的有人在窃窃私语,有两个妇女听到中年妇女哭儿子的声音,把手捂在嘴上,眼角也泛着泪光 神都洛阳 狄仁杰坐在案上打开电脑,正在浏览陈州府校园惨案的消息 突然,狄公一拍桌子,大声说:来人 千牛卫统领李元芳推门进来: 大人,有何吩咐 狄公说:元芳啊,咱们又要准备出差啦 元芳说:大人,我们要上哪去 狄公:你知道陈州府校园惨案吗 元芳:知道,一个学生从楼上跳下来自杀了,塘报上不是已经定性了吗 哼哼 狄公,冷笑一声: 元芳,我来问你,如果你要自杀,你会在凌晨5点中从热呼呼的被窝中钻出来去跳楼自杀吗 无芳:大人,当然不会,只听说商人求利起早,没听说过寻死起个大早的,这在常理上似乎不通 狄公说:元芳,我再来问你,如果你要自杀,你会让别人替你写遗书吧 李元芳:当然不会,没听说过遗书让别人代写的,除非他是个文盲,或手脚不便 狄公:我再来问你,如果你要自杀,你会把遗书放在什么地方呢 李元芳:我会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以便别人在第一时间身体上发现 狄公冷笑一声.破绽百出,自相矛盾,陈州府竟然如此仓促为案件定性,我觉得这其中必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李芳:大人,你的意思是? 狄公:天机不可泄露 洛汴官道,车水马龙 一辆马车在道路上急速行驶 马车上坐着二个人,,狄仁杰,李元芳 狄春在前面驾车 \"大人,我们现在就赶往陈州吗\" 李元芳问 不,我们现在先到大唐信息中心 大唐信息中心 李元芳一愣 \"对,元芳,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近日有人操纵舆论,企图左右此案的风向,大唐各地报纸媒体全部删掉了质疑的贴子,我怀疑有人把黑手伸进了大唐信息中心,